瑞比-rabbit

小鱼干:

我爱兔兔!和兔兔的病娇Sans!!

福衫小车队【SF/FS群官方号】:

嘛,接着上面发,安心吃粮√

【上篇】

文:
不明确指向au,有部分fell的性格?sans私设科学家,在f掉下第一时间看了他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小伙子,但更大的是实验的欲望,而f也同样爱s,但实验消磨爱意,所以爱恨交织,恨意更重一些?吧然后s是疯狂的实验家嗷,心里也有部分病态 同时实验室有部分人类的肉体,是前几个人类的,当时s还不是实验家所以没见过人类,f是第一个

“wow看看上天带来了一个多好的礼物”
我望向那个阳光照耀的地方,本事来采集实验素材,不想一个物体突然掉了下来,本想开了能力毁灭他到渣都不剩,却在那一眼落定了命缘。
一个人类,
一个人类?!!
我急忙跑过去,
白皙的皮肤,鲜红的血液
还有跳动的决心。
无法控制自己了啊——
颤抖着拨开他额前去碎发,也许是我没有控制好力度,他迷迷茫茫的睁开了眼,那金色的眸子让我“无法自拔”,闪耀着奇异的光点,对啊这就是我所追求的!
“...”
?他努力张开嘴似要说什么,凑过去
“救救....我”
哦呀哦呀~是个爱惜生命的kid呢~
启用能力,带着这个孩子我回到了实验室。

“...”眼前是数不尽的黑暗,看不清,看不透。伴随恐怖的窒息感和干涸。
这里是地狱吧。              “很可惜,不是哦~”
费劲的睁开眼睛,苍白的天花板和浓重的药水味让我一瞬间以为和那些烂俗电视剧一样一场车祸让我住了院。但下一秒我就看见那个“骷髅”望着我,
“!!”汗毛瞬间竖了起来,无法控制的颤抖,
“只是模型只是模型只是模型!”我拼命的告诉自己,甚至没有细想自己在哪,亦或是为什么我掉下悬崖没有死。那骷髅漆黑的眼窝望向我,还是我的身后。我的身后有...?越往下想恐惧感越大,眼前在发黑,像是一匹大狗在逐步吞噬我。在我即将昏倒至极。那骷髅说话了!!
“嘿kid,我只是吓吓你hh”
“...”
有句话叫什么,恐惧至极反而清醒了。听见骷髅真正讲话表明他是活的并向我走来时我反而平静了。
“滴答滴答”
液管输液的声音和他的脚步声融合,死神到来不过如此,我闭上了双眼,宁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甚至还伸了伸脖子希望他能更痛快些的了解我。
但我算错了?他走到我身旁时反而停下了步子,一动不动。老天,他要干什么。该死的窒息感又回来了。依旧闭着眼睛,大口呼吸去抵御那濒死的感觉,但毫无作用,伴随窒息,谜一样的压迫感也充满了我的身体。直到,他把手放在了我的头上?
左右动了动便拿走了。
...?
我很疑惑,他刚刚是摸了摸我的头吗?
这么说,他不杀我?
我疑惑的抬眼望着他。
刚巧看见那个令我畏惧的蓝色眸子盯视着我,但下一秒他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kid,你刚刚是认为我要杀了你吗?”
我带着疑惑点头,也许是他刚刚的动作或是现在的大笑?我的恐惧感消退了,甚至还坐起来靠在床上。
他耸了耸肩“wow,kid你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想杀你”
“相反,你是我的宝~贝~哦~”一字一句的加重了音,我感觉恶心爬上了我的脊梁。但他还没说完
“但我是真的喜欢你哦~”
“!!!”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这来历不明的骷髅竟然说喜欢我,巨大的惊吓令我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幽幽转醒。醒来后就看见手臂上几乎“扎满”了针管,有输入东西的,也有输出血液的。头皮瞬间有一种针刺般的感觉,我想伸手拔去那些东西却发现一层蓝色的薄膜罩住了我的手。
“嘿kid,这是维持你生命的装置,我劝你别拔哦~”
他坐在离我较远的桌子上,翘着二郎腿喝咖啡,很久后我还会想起骷髅喝咖啡不会露么.若漏了染黑了他洁白的实验服就要洗了,他不高,但也不算矮(私设吧当√)洁白的实验服和他一直半带着的眼睛提现了迷一样的魅力,“若洁白染了斯许的黑就不好看了啊~”脱下实验服后露出的会是什么?既然是骷髅那就是骨架了吧,真想看着他因抚摸而颤抖脸红的样子或不断进入就颤抖娇喘的样子。
我无法判断我是否于第一眼就爱上了他,但我却在之后为数不多的交谈中偏爱去装傻充愣,为的是多留他几分,他似乎对我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外貌,性格,感觉
愤怒,害怕,开心
仿佛他一个都没有,只是一个徒然羡慕富贵公子的贫苦小孩。所以他把我圈禁于此,早晨会有定时送来美味早餐,中午晚上亦是如此。一开始的抽样结束我就呆在这个房间,只要不出房间我就是“自由”的。房间内电脑电视书本等等一应俱全。呵这样到不知到底是囚禁还是怎么了。我想他是会厌倦的,如我所想,他是个科学家。科学家见到新事物总是会幸福,像小孩子看见新玩具三分钟的热度。我就是那个玩具。他每天都回来给我做各种实验,说是实验相处也不为过,随便聊聊什么的,况且
我似乎产生了好感,他一开始就对我说他喜欢我,我当时不信,一见钟情这种说法我还是不怎么相信的。但现在,我希望那是真的了。时常想想他是否真的爱我,然后自己在房间的一隅偷笑。我甚至想等他不“囚禁”我了,或对我失去兴趣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以一个新的身份追求他,不是“那个掉下来的人类”而是“frisk”
直到,那一天。
他把我关到了一个真正的牢笼里,脸上自始至终带着那种癫狂的笑容,混杂着些许令人毛骨悚然的温柔。那是一个漆黑仅有一隅存有星点光明的地方。令人害怕。
“sans!sans——”我呼喊着他的名字希望得到一个可以认可的回答,但他没有任何波动,脸上的笑容在我看见的第一次收敛了。又或是平时他瞒着我,那是近乎冰冷的眼神,毫无温度像一把尖刃一点点剜进我的身体,又像极冰连着我的心脏丝丝冻结。收回了询问的目光也关闭了疑问的窗口,我走到那唯一一处有光的角落坐下,沉迷着盯视着他离去的方向。

此后没有任何食物,也许过了一天或者仅是一个小时,我不知道有没有摄像头照摄着我,也许他根本不曾在意我,我是他的实验体也是珍贵的人类素材,研究过后丢进这里死去制成标本就是我能最后带给他的。
那么就这样死去吧,这样想着的是饥渴难耐的最后极限。
但这个时候他用能力投放了一块肉到监狱里,我踉跄的爬去。但最后我听在了肉块前
那是一块
“人肉”
我几乎是无法自制的呕吐了起来,尽管我已经空了的胃袋里只能呕出滴许汁液,但我无法控制,这是我之前掉下?的人类的,还是哪来的,我能清晰的分辨,一只人的上臂连着手指,卷曲僵直的指尖指向我似在嘲笑我渴求又胆怯的想法。我呕到几近晕厥瘫倒在一旁,这时我才知道这是sans的最后一个实验
“人性”——
我无法做到,但原始的求生欲望和爱恋又在敲打我的意志。眩晕疯狂的驱使下我无法支撑,病态癫狂的笑容绽开了,“昙花一现”样的,我晕了过去。

再次转醒之时已是极限,我想再有几秒我就会逝去,呵,也许我还配不上逝去这词,但我看见他在注视着我,又回复了那种笑容,这次,带上了同情的色彩。
无法忍受。
我挣扎着起身,本以为是磕磕碰碰的启动不想自己却顺畅流利的起来。我直视sans的眼睛,带着淡然了无其余神采。
“sans”
他似乎惊讶我还有说话的力气,于是他启动了铁栏开关,走进些许
“你,倾心于我过吗?”呵,蠢爆了的问话但我实在是累到无法思考,憋出这一句都使出我最大的努力。他先是一惊。随后漏出了从来没见过的表情。真心的笑容啊。他没有说话,我却得到了答案,也做出了选择。奇迹般的站起,拣起那块人肉。
张口,咬下。
泪水轻流。
“我会,活下去”
一口后,一切都变得顺畅。狼吞虎咽的吃完,而sans一直看着我,在我吞噬的过程中他展露了那实验成功的激动。眼中闪出了光彩。
吞下最后一块肉,擦去嘴边的血迹。我摇摇晃晃的走向sans。轻薄的趴在他身上,两人却倒下了。他又变换了表情。现在,是仅属于我的温柔,如恋人般的温存。
可惜这不属于我。
“可以吗?”
“可以哟~”
这些没有说出口,算“灵魂”的沟通吧。
啃噬,咬下,吞咽,磨咬。
原始的动作主宰着。尖利的骨碴划过我的喉咙但我依然重复着,
一遍,一遍,一遍。
直到“一切”清零,停下。
                        
                                实验,结束。

sans的实验成功了,人类在危难?或最终的情况下放弃了人性。f亦是如此,得到sans的肯定,有过爱则一切都不再重要,最后吞噬了sans,也算是放弃人性后对爱的一种病态诠释。

评论

热度(149)